西方没有人质疑为何那些国家不能如同中国一样

2019-11-03 12:04栏目:必威-中国军情
TAG:

  其实哪个国家没有“崩溃”的丁点可能性呢?这个世界上有“绝对保险”的国家吗?亨廷顿是预言过美国“崩溃”危险的,但他设定了具体的条件。但是如果今天,中国的网站上打出个大标题:为美国(或者换成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以及新加坡、韩国等)的崩溃做好准备,我们能不能说这家中国网站的编辑“疯了”呢?

看一下德国透明国际的排名,就会发现,在富裕国家(地区)中,国家(地区)规模越小,清廉度越高。比如排名前十五位的丹麦丶芬兰丶新西兰丶瑞典丶新加坡丶瑞 士丶澳大利亚丶挪威丶加拿大丶荷兰丶冰岛丶卢森堡丶德国丶香港丶巴巴多斯。这些国家(地区)人口要么只有几万丶几十万丶几百万,过千万的只有德国和加拿大。

然而“门罗主义”已经产生了近200年,用这种老旧观点去揣测中国对外发展战略,把中国当做“国际体系的挑战者”,不仅十分落伍,而且极度缺乏思考,只能将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引入歧途。现在的中国不是200年前的美国,中国绝不会走国家利益至上的美国崛起之路。

《中国社会科学报》:近年来,伴随着中国的和平崛起,西方也有一些诸如“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等声音。这些声音经过实践的检验,并没有成为现实。是什么导致这些声音在西方层出不穷?

  《国家利益》杂志网站这样的大标题让中国人觉得刺眼。一些人会觉得美国社会算是养了一帮闲人,什么话题夸张编什么。谢天谢地,这篇文章的题目不是“世界末日,为中国大陆沉到海下做好准备”。

其实上述对比本来就是对西方质疑的最好回答。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丶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出席今年纪检监察系统老干部新春团拜会时,对这个问题作出了鲜明的回答:这就是习近平总书记说的,人家老说咱们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我们中国共产党人还就不信这个邪。

面对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局部冲突和动荡频发、全球性问题加剧的外部环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受严峻考验,越走越稳,越走越好,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与创造力,孕育形成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向强起来新时代。“中国崩溃论”等西方屡次看低中国的言论已经成了国际笑话。

《中国社会科学报》:中国经验是近年来备受国际舆论关注的关键词之一,此外还有中国道路、中国模式等。该如何评价中国的发展道路?

  每年三月是中国大自然的春天和政治春天交汇的时节,两会汇集了中国的活力和丰富多彩,这里有中国未来的大量信息。想戒掉“中国崩溃论”毒瘾的人,可以在这个时候主动治疗。如果他们想继续做21世纪独特的“瘾君子”,并且能从中找到别人无法想象的乐趣和刺激,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当然,在网络丶智能手机和经济全球化时代,这种压力除了传统和道德,也和国内外可以有效监督中共息息相关。

分享红利化解“威胁论”

谢韬:“中国崩溃论”始于20世纪90年代初,最著名的代表人物是美国的章家敦。他在2001年出版了轰动一时的《中国即将崩溃》,宣称他的“预言”将在5—10年内成为现实。然而,中国并没有像他所预言的那样,在2006年或者2011年“崩溃”。因此,章家敦在2011年发表了一篇文章《中国即将崩溃:2012版》。在文章中,他承认自己原来的预言错了,但是又提出了一个新的预言:“我敢打赌,中国将在2012年崩溃。”今年已经是2017年了,章家敦已无力再来一个“中国即将崩溃:2018版”。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3月2日发表一篇奇文,作者是詹姆斯顿基金会的研究员彼得·马蒂斯。文章观点从标题已能大致看出:“世界末日,为中国的崩溃做好准备”。马蒂斯在文章中大谈“必须设想好没有中共的中国将会变成什么样,以及这些改变将会带来怎样的结果”,呼吁美国政府筹划好相关应变措施。

首要的自然是经济发展。中国今天人均GDP已经达到7300美元,距人均1万美元不过2700美元的差距。而1万美元是公认的成为发达国家的门槛。依中国目前的发展速度,中国能很快跨过中等收入陷阱,进入工业化国家行列。这是中国成功遏制腐败的物质基础。

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就一直伴随着类似的论调。当中国经济增长率从10%左右降至7%左右,再次冒出“中国崩溃论”等奇谈怪论,不只反映了西方意识形态的偏见,也反映了许多西方认识与理论的局限性。

张清敏:谈到中国经验时,人们往往关注中国经济建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我想强调,中国在经济领域所取得的成就与中国在外交领域的杰出工作是分不开的。政治的连续性决定了外交工作的连续性,外交工作的连续性又体现国内政治的连续性。中国始终谋求与西方大国关系的稳定,积极发展合作,坚持和平外交政策,遵循了外交的本质,保持了外交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可以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走了一条和平发展的道路,这与历史上大国通过战争争夺世界霸权、走向权力之巅的老路有着根本的不同。

  我们还可从中知道,一旦中国有难,那些天天表达对中国人权关注的西方力量琢磨的大多是如何从中渔利。《国家利益》这篇文章一句未提一旦有极端情况中国人民可能会遭受的苦难,它的出发点是美国在发生“崩溃”后的中国如何实现自己的利益。

最后自然是完善法治。在2014年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上,依法治国首度成为中共全会的主题。2015年,“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成为中共的理论创新,其中有两个全面都和反腐败直接有关: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中共领导人谈到反腐败,都强调以治标赢得制度建立这一治本的时间,实现从不敢腐到不能腐的转变。

“门罗主义”是美国霸权主义的早期雏形,其本质就是通过排他划定势力范围。“门罗主义”后来又进一步演化为霸权主义、单边主义。美国学者福斯特指出:“控制西半球——这就是美国制定‘门罗主义’背后的动力。”正是基于美国崛起的历史,西方想当然地认为中国将采取自身的“门罗主义”,甚至美国舆论试图影响欧洲,宣称美国霸权将被中国霸权取代,制造世界陷入冲突和不稳定的预言假象。

王英津:中西方政治发展模式有各自特定的历史渊源和脉络。中国以保障国家权力和社会秩序的延续性为出发点,在长期的历史演进过程中,形成了不同于西方国家的社会、历史、文化国情。这种与西方国家不同的历史文化国情,对当今中国的政治体制一直产生着重要影响。

  最早写“中国即将崩溃”的章家敦不断推迟“中国崩溃的精确时间”,如果在中国反复预言别国即将崩溃而无法兑现,肯定是没法混了。但在美国那些人依然市场不小。美国社会领域的科学精神显然遭到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侵蚀。

尽管如此,西方依然如故。在2015年3月2日,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发表题为《世界末日:为中国的崩溃做好准备》(Doomsday: Preparing for China’s Collapse)的分析文章,罗列了美国政府为应对“中国崩溃”所需采取的措施。不久之后,一向看好中国的美国学者沈大伟也加入了这个阵营。

中国崛起对世界各国意味着什么?随着中国在世界经济和政治格局中占据重要位置,又出现了“中国威胁论”的声音,即中国的崛起将威胁邻国和其他国家。

政治体制;发展道路;王英津;西方国家;崩溃;发展模式;张清敏;中国道路;文明;金融危机

  “中国崩溃论”在西方早就不新鲜,那些让西方极端势力感到舒服的论证隔段时间就会冒出一股,然后自生自灭。但把“中国崩溃”当“正事”说,并出主意要美国政府现在就认真准备迎接“中国崩溃”,却算得上新奇葩。

中国确实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国家。不仅未来中国的反腐败会挑战西方的论断,就是今天中国的反腐败,也在挑战西方的理论。西方学者一向认为,腐败会扭曲市场信号,错置资源和损害公平,必然导致经济增长的停滞。30多年来,中国虽然腐败一度很严重,但经济增长速度却一直很高。以至于美国学者魏德安写了本专着《双重悖论》,来解读中国特殊的现象。他的结论也很有趣,中国的腐败属于发展性腐败,而且随着经济的发展,腐败日益商业化,这都对经济增长产生了刺激作用。而有些国家则是掠夺性腐败,蚕食了国民经济。不过魏德安的另一个结论也很重要:由于中国政府的反腐败措施已发挥一定效力,使腐败得以控制而不至于对经济造成毁灭性的破坏。

中国五年来的实践,始终“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迎难而上,开拓进取,取得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历史性成就”。面对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出台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推出一系列重大举措”,推动党和国家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国家实力发生了新的历史性变化,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国防实力、综合国力进入世界前列。

中国道路根植于中国实践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西方没有人质疑为何那些国家不能如同中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