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地区国家提供中国投资以外的可行选择betway必

2019-11-22 02:01栏目:必威-中国军情
TAG:

  新加坡前外长杨荣文把新的世界秩序比作有两个太阳——美国和中国——的太阳系。受到中国吸引的“主要发展中国家”,想知道有两个太阳的太阳系是否一定不能运转。接着的问题是:哪一个“太阳”将照耀地球?现在或许是龙的世纪?(作者佩佩·埃斯科巴尔,乔恒译)

摘要:    美国《大西洋月刊》在线11月15日文章,原题:为什么西方应认真对待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最近在越南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特朗普总统称,美国将调整目前在亚洲发展的重心,转向促进经济增长的基础设施投资。当时,大厅内在座的有几百 ...   美国《大西洋月刊》在线11月15日文章,原题:为什么西方应认真对待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最近在越南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特朗普总统称,美国将调整目前在亚洲发展的重心,转向促进经济增长的基础设施投资。当时,大厅内在座的有几百位来自世界各地的企业家和政府官员,但特朗普的讲话其实只面向一个听众:中国。然而,目前鲜有迹象表明,华盛顿拥有与中国在世界各地进行的那种投资竞争的政治兴趣。  “一带一路”倡议是北京希望扩大其经济和政治影响力的体现。这是一个大规模的基础设施计划,目标是将中国与其亚洲邻国和更远的地方相连。中国在60余国修建道路、桥梁、港口和机场,以促进原材料进口,推动本国经济进一步增长,同时寻求新的市场。与西方不同的是,中国提供低息贷款,不过问人权或环境,也不输出意识形态。因此,成千上万的中国工人远到白俄罗斯、埃塞俄比亚和斯里兰卡——都是急需基础设施投资的地方——承建项目。  华盛顿的新美国安全中心亚太安全项目高级研究员丹尼尔·克里曼说:“中国人善于将市场需求与地缘政治目标相结合。低估中国的能力那就错了。”然而,这似乎常常就是美国所做的。奥巴马时代,华盛顿面对中国影响力的增长,最初是忽视中国对地区经济一体化的努力,游说(未果)地区盟友拒绝北京领导的基础设施计划,后来谈判一个大型多边贸易协定,为地区国家提供中国投资以外的可行选择。而到了特朗普时代,美国政策是退出奥巴马时代的贸易协定。但对于那些可能寻求中国投资以外选择的国家来说,美国近来除了空话别无其他表示。  诚然,中国的雄心也面临种种挑战。但克里曼表示,最终对中国而言“这些挑战没有什么是不可克服的”。实际上,如果说北京表现出一个特点,那就是能从错误当中汲取教训。比如当一些海外项目在当地受到抱怨或抗议后,中国能迅速调整并为当地建设产能和创造就业。  最终,当美国及其盟友想办法一致应对“一带一路”倡议时,中国手握一项独一无二的优势:中国为其投资的国家提供了一种对未来的愿景。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想要借助“一带一路”倡议,复制其在国内过去30年所做的——那些投资使7亿多中国人脱贫。在此期间,全球化给中国各行业(如制造业)带来了稳定的就业。实实在在的效益包括大型基础设施、近乎完美的道路和崭新的城市面貌。换言之,中国在告诉全世界其在国外能取得相同的成果。

毕马威中国合伙人大卫·弗雷也表示,许多中国企业正积极寻求创新和市场扩张来实现增长,中国政府实施了鼓励创新的政策,这有利于众多中小企业发展。但30%的受访者认为所在企业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创新效率低下,48%的中国高管认为所在企业存在上述问题。

  在峰会现场,《环球时报》记者对无处不在的与中国比较感触深刻。华盛顿智库配合峰会安排了数十场美非关系研讨会。5日在布鲁金斯学会举行的以“游戏已经改变,非洲的创新与商业”为主题的研讨会上,共和党籍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在谈到中国在非洲的投资时几度声称,“与中国企业不尊重劳工权益的做法相比,美国企业会受到更多法律的制约,短时间内影响了美国企业的竞争”。布鲁金斯学会非洲发展项目主管金恩亿对记者说:“虽然中国与非洲已经举行多次领导人峰会,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来得晚,美国可以利用此次峰会作为深化双边关系的契机。”

  现在,中国的重心转向快速扩大的国内市场,这将意味着更多大型基础设施投资,以及对更多工程技术人才的需求。从全球范围讲,随着中国开始面临新的挑战——劳动力成本上升、全球供应链日益复杂和市场动荡——中国开始主动从技术装配厂向高技术制造转型。

随着中国企业对美国实验室的投资一浪高过一浪,这股收藏专利的洪流或许会使中国借助美国的科研成果从世界工厂转型为创新引擎。

  “奥巴马向非洲领导人暗示美国是比中国更好的伙伴”,英国《卫报》以此为题称,美国总统奥巴马5日在美非峰会上敲打中国,宣称美国对非洲大陆的兴趣不只是为了矿产与石油。他说:“我们不是仅仅为了自然资源才关注非洲。我们认为非洲的最大资源是它的人民、人才与潜力。”报道称,虽然奥巴马并未指名道姓地提及中国,但这番言论显然针对北京。奥巴马政府正借此峰会推销美国是非洲更好的伙伴,并试图赶上迅速发展的中非贸易。

  中国庞大而复杂的转型几乎没有引起美国媒体的注意。它们的报道往往突出中国“萎缩的”经济、对将来全球角色的不安、如何在设计方面“欺骗”美国,以及本质上是华盛顿和世界的军事“威胁”。现在,北京正迅速缩小与华盛顿在知识和经济力量方面的差距,而中国的全球投资攻势才刚刚开始。

该战略还指出,未来计划将研发支出占经济产出的比例从2010年的1.75%提高到今年的2.2%。

  “美国要在非洲赶上中国”,英国《金融时报》5日以此为题说,通过举行首届美非峰会,华盛顿希望在非洲夺回一些丢给中国的失地。总体看来,美方拿出的东西很有分量,基本接近北京对非洲的投入。中国总理李克强今年5月出访非洲时曾宣布将新增对非贷款100亿美元,也就是说2013年到2015年北京对非贷款总额将达300亿美元。奥巴马则提出要每年增加70亿美元的对非贷款以促进美国出口。从事非洲商务法律咨询的美国律师彼得·汉森说:“推动他们(美国)的是对中国的恐惧。”

  美国《民族》周刊网站2月23日文章,原题:中国在西方鼻子底下打造新的世界经济秩序  羊年伊始,从中国首都看西方,那里的低迷消沉仿佛遥远星系的幻象。另一方面,环顾四周,中国看起来太坚实了,一点都不像西方媒体所讲的那个受困国家。紧缩和战争之犬在远处狂吠,崩溃的预言层出不穷,而中国商队在习近平主席所说的“新常态”模式下不断行进。

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的最新《全国专利事业发展战略》列出,以下七个战略性行业未来将出现快速增长:包括生物技术、可替代能源、清洁能源汽车、能源节约、高端装备制造、宽带基础设施和高端半导体。

  媒体如此解读并不奇怪,峰会开始前奥巴马接受英国《经济学家》采访时曾对美国和中国的对非投资进行比较,他称:“中国投资的外衣下存在对自然资源的需求,美国对非投资目的更单纯。”而对于奥巴马张罗的首次美非峰会,西方媒体普遍将其与“追赶”或“制衡”中国联系起来。

  因此,中国同时在国内和国际,大力着手升级制造业。过去,中国企业善于生产廉价、质量尚可的生活必需品。现在,许多公司快速提高技术,上移到一二线城市,而外资企业为降低成本,下移到二三线城市。在全球,中国企业高管们想要他们的公司在今后10年成为真正的跨国企业。

报告称,大多数中国制造业企业增加了研发支出,93%的中国制造业企业表示至少将收入的4%用于研发,40%的中国企业则计划引进最新的生产技术来扩大市场。

  美国要在非洲追赶中国

  莫斯科和北京考虑在西伯利亚大铁路基础上修建一条新的高速铁路。在中国南面,阿富汗正迅速并入中国的经济轨道,而一条计划中的中国-缅甸输油管,将根本改变欧亚能源流动格局。这是中国打造“一带一路”行动的一部分。我们谈论的是构筑一个惊人的基础设施构想,它将把中国与中亚、中东和西欧串在一起,许多工程都是从零开始。不要以为这是21世纪的中国版“马歇尔计划”,它是更具雄心、影响可能更广的计划。

大部分中国企业对美国的投资始于对美国既有公司的收购。例如,汽车零件生产商万向钱潮在去年的破产拍卖会上收购了加里福尼亚电动车生产商FiskerAutomotive以及其专利。在“绿地投资”领域,过去3年中,中国企业总计投资了30亿美元在美国新设公司。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5日列出“美非峰会很重要的5个原因”,其中“制衡中国”排在医疗和安全挑战之后列第三位。报道称,过去20年来,中国从非洲进口石油和矿产数量激增。同时,中国在非洲的基础设施和建筑项目上投入巨资,目前在非中国公民超过100万。奥巴马希望美国成为非洲的重要合作伙伴,而且应该比中国更重要。他在接受《经济学家》采访时说:“我对非洲领导人的建议是,如果中国在非洲修路建桥,那么一是要确保中方雇用非洲工人,二是修的路不能仅连接矿山和通往上海的港口,而且非洲国家政府应当能够明确如何长期从基础设施中受益。”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研究员曹永福认为,目前中国企业整体研发力量不强,主要投资方向也是偏重于资源类国家。而缺少来自发达国家关于研发、市场渠道等方面的投资。

  “我们不会只为了自己的经济增长从非洲地下榨取矿产,我们想建立为所有人创造工作和机会的伙伴关系,开启非洲增长的下一个时代。”美国总统奥巴马5日在首届美国—非洲领导人峰会上的这番话把自己“抬到道德高地”的同时,还让一些西方人联想到一个他们眼中的“差生”,多家西方媒体断言,奥巴马的话是暗讽中国,“明显针对北京”。当着近50个非洲国家领导人的面,奥巴马宣布了330亿美元的经济承诺,誓要拉近与“未来大陆”的距离。美国费尽口舌把自己描绘成“比中国更好的伙伴”,非洲国家却鲜有附和,反倒是“美国为何这么晚才瞧得上我们”、“美国能否不再居高临下”的抱怨不时划过华盛顿的峰会会场。因为在他们看来,与中国的合作已经给非洲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美国“画的饼”能不能充饥还是未知数。“对非洲而言空中楼阁不能当饭吃。以前西方还经常说中国在非洲搞‘新殖民主义’,现在这种说法少了,中国确实推动了非洲的发展,这让一些人闭嘴。”中国社科院非洲问题专家贺文萍6日对《环球时报》说。

数据显示,过去三年,中国企业有至少一名美国研究人员参与的专利发明数量实现了每年成倍的增长,到2014年已达到910项。

  美联社5日做出类似的分析。文章说,奥巴马试图将美国描绘成比中国更好的伙伴, 称非洲的成功关乎美国的长期利益,美国绝非为了榨取非洲资源,美国决心成为非洲成功的伙伴。这次史无前例的美非峰会持续3天,奥巴马5日晚在白宫设晚宴款待与会领导人。法新社6日称,奥巴马的话是对中国的讽刺,过去10年来中国已经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去年对非贸易额达2100亿美元,是美非贸易额的两倍多。峰会期间,奥巴马宣布了330亿美元的对非投融资计划,以挑战中国和欧洲在非洲经济崛起中的领袖角色。其中包括140亿美元的投资协议,美国、瑞典和世界银行共同为非洲电力发展提供的120亿美元资金支持以及70亿美元的美国对非出口贷款。一些投资来自可口可乐和通用电气等企业,在非洲经济利益角逐战中,奥巴马将美国企业作为中国和欧洲的有力竞争者。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为地区国家提供中国投资以外的可行选择betway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