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队坦克参加第四阶段接力赛,其余国家都使

2019-11-28 19:28栏目:必威-中国军情
TAG:

  2014年8月4日,南京军区第一集团军某装甲旅代表解放军首次参加俄罗斯“坦克两项2014”国际竞赛(以下简称“坦克竞赛”),12名中国坦克手不俗的赛场表现,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这场赛事也被外交部评为2014年中国军事外交十大突破之一。半年后,赛场硝烟早已散去,该旅从竞赛中吸取经验教训,在实战化训练的道路上不断探索前进。

图片 1

  被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称为“国际军事合作新篇章”的“坦克两项-2014”国际竞赛,于8月4日至8月16日在莫斯科阿拉比诺训练场举行。经过13天共4个阶段的比赛,中国代表队首次参赛,取得团体第三的好成绩,同时还获得体能赛团体第一、军事合作奖、战斗友谊奖、最佳车组奖等荣誉。

 

  2014年8月20日,中国代表队以综合排名第三的成绩从莫斯科归来。该旅旅长王向东接连向总部和相关装备院校提交了两份报告。“实战化”是这两份报告的主题词。

8月16日,在俄罗斯莫斯科州的阿拉比诺训练场,中国队坦克参加第四阶段接力赛。当日,俄罗斯坦克大赛闭幕。俄罗斯队获得团体冠军,亚美尼亚和中国队分获第二、三名。

  “坦克两项-2014”国际竞赛有俄罗斯、中国、哈萨克斯坦、印度、塞尔维亚、安哥拉、白俄罗斯、委内瑞拉等12个国家参加。每个国家代表队各含3个主力车组和1个后备车组,除中国代表队自带96A主战坦克参赛外,其余国家都使用俄罗斯提供的T72BV坦克完成比赛。

  “坦克两项”赛究竟发生了什么

  两个月后,全军装甲兵系统的上百名将校军官,齐聚南京军区某合同战术训练基地(以下简称“某训练基地”),现地观摩,现场办公,他们钻进坦克里,跟训研训,现场收集第一手数据和资料,经总部领导、院校专家和装甲兵一线指战员们反复研讨,提出改进训练方案十多项。承办这场研讨活动的正是赴俄参赛的这支部队。

2014年8月4日,南京军区第一集团军某装甲旅代表解放军首次参加俄罗斯“坦克两项2014”国际竞赛,12名中国坦克手不俗的赛场表现,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这场赛事也被外交部评为2014年中国军事外交十大突破之一。半年后,赛场硝烟早已散去,该旅从竞赛中吸取经验教训,在实战化训练的道路上不断探索前进。

  8月19日,参加“坦克两项-2014”竞赛的南京军区第1集团军某装甲旅12名队员回到驻地。“首次参赛没获得冠军不是一件坏事情。”第1集团军政委白吕在看望慰问参赛官兵时意味深长地说。

  实战化到底怎么组织,“通过这一次有一些心得,不仅仅是打实弹,体现在方方面面”

  “现在知道差距在哪儿了”

2014年8月20日,中国代表队以综合排名第三的成绩从莫斯科归来。该旅旅长王向东接连向总部和相关装备院校提交了两份报告。“实战化”是这两份报告的主题词。

  “实弹射击取得好成绩,属于正常发挥”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山旭特约撰稿刘逢安刘志强章咏杨凯陈志李月飞/江苏报道

  隆冬时节,南京军区某训练基地,一辆辆坦克时而蹿上山头,时而越过沼泽,时而又隐没在树丛之间。一阵炮声过后,坦克加大油门,绝尘而去。

两个月后,全军装甲兵系统的上百名将校军官,齐聚南京军区某合同战术训练基地,现地观摩,现场办公,他们钻进坦克里,跟训研训,现场收集第一手数据和资料,经总部领导、院校专家和装甲兵一线指战员们反复研讨,提出改进训练方案十多项。承办这场研讨活动的正是赴俄参赛的这支部队。

  一声巨响,高速驰骋的96A坦克突然开火射击,炮弹命中靶心,在靶标上仅留下鸡蛋那么大的孔。8月4日,在“坦克两项-2014”国际竞赛比赛首日,中国代表队第一个上场的炮手孔祥宇,就以3发全部命中的成绩赢得一片喝彩声。虽然在当天的比赛中,96A坦克行进中被俄制T72B3M赶超,还被撞损挡泥板,但这些突发状况没有影响坦克火控系统的稳定性和炮手的正常发挥。

  红色的俄罗斯T-72B3M坦克,以超过50公里的时速“飞”过斜坡,“咣”地一声砸在地上,毫发无损,继续前进。

  “开得真过瘾。”坦克刚回场,驾驶员代田财从驾驶舱里爬出来,跳下坦克一脸兴奋地对队友们说。炮手陈小龙钻出炮塔,问观摩的队员:“打上了吧?”报靶员高举右手,朝他竖起3个手指,意思是“全部命中”。

“现在知道差距在哪儿了”

  对于解放军装甲兵部队来说,“先敌开火,首发命中”是射击水平的最高体现。从这次比赛过程看,参赛队员做到了这一点。在3个比赛阶段的实弹射击中,上场的3名炮手共计射击27发炮弹,大部分都命中靶标9区中心位置。

  这一幕,看得中国装甲兵惊心动魄。

  新年度一开训,这个旅就千里机动奔赴某训练基地,这次与以往不同,出动的一个加强营兵力属于混合编成——全旅每个坦克连都派出了代表,携带的装备也是各连“自备”。

隆冬时节,南京军区某训练基地,一辆辆坦克时而蹿上山头,时而越过沼泽,时而又隐没在树丛之间。一阵炮声过后,坦克加大油门,绝尘而去。

  虽然96A表现出卓越的射击性能,但俄制T72BV坦克良好的机动性明显在单车赛和竞速赛中占有优势,通过前两个阶段的比拼,中国代表队名次落在了七八位。针对这一赛场表现,南京军区原副司令员王洪光中将撰文说:“有人说96A坦克是二代的底盘(机械化),三代的炮塔(数字化),是有道理的。”

  绿色的中国96A坦克快速行进间转动炮口,瞄准开火,直中靶心。

  “按照惯例,每年都是春节后才进山,今年选在了年前,我们想把训练模式改进一下。”该旅副参谋长王波涛说。去年参加坦克两项竞赛回国后,从旅领导到营连组训骨干,都受到很大触动,新的理念不断被融进全旅的训练中。

“开得真过瘾。”坦克刚回场,驾驶员代田财从驾驶舱里爬出来,跳下坦克一脸兴奋地对队友们说。炮手陈小龙钻出炮塔,问观摩的队员:“打上了吧?”报靶员高举右手,朝他竖起3个手指,意思是“全部命中”。

  在某装甲旅的官兵看来,参加“坦克两项-2014”竞赛,不仅仅是为了参加比赛,还有利于提升部队战斗力。该旅驻扎在人口密集的长江以南某地区,组织坦克火炮实弹射击受场地限制,以往“静对静”火炮实弹射击的场地,无法进行“动对动”课目的实弹射击。为了填补该项训练空白,该部千里机动赴南京军区某训练场专门针对“动对动”进行训练。据了解,此项训练课目的成功实施,在全战区范围内尚属首次。

  这一发,让俄罗斯装甲兵目瞪口呆。

  “俄罗斯的坦克跑得快,还‘皮实’,与他们所处的地理位置和经过战争考验有很大关系。”王向东旅长说。

新年度一开训,这个旅就千里机动奔赴某训练基地,这次与以往不同,出动的一个加强营兵力属于混合编成——全旅每个坦克连都派出了代表,携带的装备也是各连“自备”。

  在这次竞赛中,3个阶段共9发炮弹全部命中的炮手王欢回忆说:“坦克在30千米每小时以上的快速运动中射击,不少参赛国家的队员从来没打过,我们在备赛中还训练了侧向射击,掌握了更加全面的射击经验,在竞赛实弹射击中取得好成绩,属于正常发挥。”

  “坦克两项—2014”国际竞赛于8月4日至16日在莫斯科郊外的阿拉比诺训练场举行。中国军队首次亮相这一赛事,获得铜牌。

  俄罗斯举办世界性的坦克竞赛,有一定的战争渊源和历史积淀。70多年前,当时的苏联与德国进行了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坦克会战——库尔斯克坦克大战,双方共投入6000多辆坦克,最终,苏联取得了胜利。这场坦克大会战为苏联取得二战胜利打下了基础,也使苏军坦克技术取得了长足发展。

“按照惯例,每年都是春节后才进山,今年选在了年前,我们想把训练模式改进一下。”该旅副参谋长王波涛说。去年参加坦克两项竞赛回国后,从旅领导到营连组训骨干,都受到很大触动,新的理念不断被融进全旅的训练中。

  “通过这次竞赛的检验,96A坦克的火控系统完全具备完成高难度射击的条件,它的车载计算机控制、火力控制系统,将激光测距(测角、测速)、自动修正、微光(热成像)夜视、自动装弹连为一体,更加适应实战化要求。为发挥装备的最大效能,在训练上我们还大有可为。”该旅旅长王向东回国后就把下一步训练的想法写进了向总部汇报的材料里。

  这场极其小众的竞赛,在千里之外的中国国内掀起一阵莫名的波澜。用中国代表团领队、陆军第一集团军某装甲旅旅长王向东的话说,“网上舆论的压力非常大!”

  近年来,俄罗斯经历了车臣战争、俄格战争,这些战争几乎都是装甲部队唱主角。2014年坦克大赛中俄军使用的T72坦克,更是参与了近年来世界上发生的十余场战争和武装冲突。王向东旅长说:“俄罗斯是军事强国,也是坦克强国,我们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出国参赛的,以前知道有差距,现在知道差距在哪儿了。”

“俄罗斯的坦克跑得快,还‘皮实’,与他们所处的地理位置和经过战争考验有很大关系。”王向东旅长说。

  “你们不知疲倦,都是机器人”

  喧嚷过后,这位大校和他的战士们正用军人的视角重新审视在莫斯科的经历。他们将向总部和装备生产企业提交总结报告。实战化,是其中的关键词。

  俄罗斯地大物博,为满足战场需要,高机动性是俄军装甲部队的第一作战理念。在坦克竞赛的竞速赛阶段,代田财驾驶的坦克被俄方从内侧超车,造成我方坦克损伤,被迫停车。“在国内训练时,我们是不允许从内侧超车的,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代田财回忆赛场惊险的一幕,坦言自己的心理素质还不过硬。通过电视转播不难发现,在比赛中,类似的坦克碰撞在其他国家的车组较量中也出现过。

俄罗斯举办世界性的坦克竞赛,有一定的战争渊源和历史积淀。70多年前,当时的苏联与德国进行了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坦克会战——库尔斯克坦克大战,双方共投入6000多辆坦克,最终,苏联取得了胜利。这场坦克大会战为苏联取得二战胜利打下了基础,也使苏军坦克技术取得了长足发展。

  8月14日,在体能赛中,上场的3个乘员组奋力拼搏,包揽了前两名,最终赶超5个国家,排名第三闯入决赛。这是中国队本次竞赛的转折,参赛队员超强的体能水平令在场的同行竖起大拇指称赞道:“你们不知疲倦,都是机器人。”

  跑得快的T-72

  “这种只有在战场上才可能发生的‘高危’动作,一般不会在日常训练中专门去练,这种经验只有通过实战才能获得。”当时,领队黄旭聪向裁判组提出了申诉,申诉失败,黄旭聪得出这样的结论。

近年来,俄罗斯经历了车臣战争、俄格战争,这些战争几乎都是装甲部队唱主角。2014年坦克大赛中俄军使用的T72坦克,更是参与了近年来世界上发生的十余场战争和武装冲突。王向东旅长说:“俄罗斯是军事强国,也是坦克强国,我们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出国参赛的,以前知道有差距,现在知道差距在哪儿了。”

  根据主办方俄罗斯的赛程设置,“坦克两项-2014”国际竞赛首次增加体能竞赛项目,过硬的体能素质是解放军的“看家本领”。

  时间回到2014年6月,在南京军区三界合同战术训练基地,一个与“坦克两项—2014”类似的场地建了起来。

  快速机动、精确打击是装甲兵追求的作战理念。在坦克竞赛中,射击的评分规则是“一发炮弹不中总时间加一分钟”。炮手陈小龙说:“如果你心理素质不过硬,操作方法不熟悉,反复瞄准不击发,耽误的时间超过一分钟,就算命中目标,也没有多大意义了。”

俄罗斯地大物博,为满足战场需要,高机动性是俄军装甲部队的第一作战理念。在坦克竞赛的竞速赛阶段,代田财驾驶的坦克被俄方从内侧超车,造成我方坦克损伤,被迫停车。“在国内训练时,我们是不允许从内侧超车的,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代田财回忆赛场惊险的一幕,坦言自己的心理素质还不过硬。通过电视转播不难发现,在比赛中,类似的坦克碰撞在其他国家的车组较量中也出现过。

  在今年的比赛中,参赛国队员大多属斯拉夫民族,和他们高大魁梧的身材比起来,中国军人都是“小身板儿”,但这些“小个子”不可小视。在体能赛中难度最高的攀登架课目上,中国队上场的9名队员全部通过,令其他参赛国过不去的队员佩服不已。

  王向东对《瞭望东方周刊》回忆说,他2月份领受命令,当时就觉得“可以干”。

  “‘先敌开火,首发命中,’我们经常讲这是炮手专业的‘最高境界’,它在战场上是有实际意义的。”比赛中打出了全发命中的王欢深有感触地说。

“这种只有在战场上才可能发生的‘高危’动作,一般不会在日常训练中专门去练,这种经验只有通过实战才能获得。”当时,领队黄旭聪向裁判组提出了申诉,申诉失败,黄旭聪得出这样的结论。

  参加完“坦克两项-2014”竞赛,参赛队员陈小龙深有感触地说:“作为专业技术兵种,日常训练中我们最注重技能方面的训练,这次竞赛让我们感到体能和技能一样重要,有时候可能还会更管用。”

  因为,他率领的装甲旅从2005年开始换装96A坦克,是全军最早形成战斗力的部队之一。

  在俄罗斯赛场上,陈小龙和战友们还发现,所有的目标都是隐显靶,不定时出现在大约300米的射击正面上,距离也从1600米到2100米不等。“非整百米的距离,对快速设定各项射击诸元是一大考验;在远距离上,击中坦克复合反应装甲(坦克最厚的部分)与击中油箱的损伤程度截然不同。”炮手王欢说。这些亲历赛场的炮手们认为:“俄军设置的射击环节比赛规则,与实战要求贴得更近。”

快速机动、精确打击是装甲兵追求的作战理念。在坦克竞赛中,射击的评分规则是“一发炮弹不中总时间加一分钟”。炮手陈小龙说:“如果你心理素质不过硬,操作方法不熟悉,反复瞄准不击发,耽误的时间超过一分钟,就算命中目标,也没有多大意义了。”

  “我们取得了成绩,也看到了差距”

  另一个原因是训练水平。曾有总部机关首长到他的部队考察,看到所有坦克都以超过25公里的时速行进间射击,当即说“能打仗”。

  坦克车组是一个作战单元,乘员之间的相互配合直接影响作战能力的发挥。参加坦克竞赛的车长王春卫印象很深刻,比赛中,俄军坦克装弹时,所有乘员必须下车共同完成,我们在以往训练中只有炮手一人下车进行装填,或者等待保障组送弹,浪费时间还不符合战场要求。“这一点,俄军的方法显然更为合理”。

“‘先敌开火,首发命中,’我们经常讲这是炮手专业的‘最高境界’,它在战场上是有实际意义的。”比赛中打出了全发命中的王欢深有感触地说。

  “作为首次参加此项军事竞技活动的代表队,我们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去参加比赛的。”南京军区某装甲旅旅长王向东说。在俄罗斯现场感受了多国军事训练的水平后,王向东旅长在给总部和装备生产企业提交的总结报告中,重点讲的就是训练改革和实战化。

  行进间的高精度射击,最终也成为中国代表团在“坦克两项—2014”上的“撒手锏”。

  “出国参赛既是一面镜子,又是一个参照”

在俄罗斯赛场上,陈小龙和战友们还发现,所有的目标都是隐显靶,不定时出现在大约300米的射击正面上,距离也从1600米到2100米不等。“非整百米的距离,对快速设定各项射击诸元是一大考验;在远距离上,击中坦克复合反应装甲与击中油箱的损伤程度截然不同。”炮手王欢说。这些亲历赛场的炮手们认为:“俄军设置的射击环节比赛规则,与实战要求贴得更近。”

  据了解,在解放军历史上,装甲兵携装备走出国门只有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和1970、1980年代的边境作战中。而这次走出国门参加军事竞技活动,受到的检验不亚于一场战争。“大考”结束了,反思才刚刚开始。

  通过选拔和考核,来自全旅的三个最好的车组被派往莫斯科。从7月19日抵达到8月4日开赛,中国装甲兵只被允许进行了一次适应性训练,“限速2挡跑一圈,十几公里时速,怕破坏场地。”排长王春卫对本刊说,另一次进入场地是用半天时间进行武器实弹校正。

  参加坦克竞赛回国后,该旅没有召开庆功大会,但各种总结调研的会议开了好几场,他们集中研讨,集智攻关,总结经验,查找不足。

坦克车组是一个作战单元,乘员之间的相互配合直接影响作战能力的发挥。参加坦克竞赛的车长王春卫印象很深刻,比赛中,俄军坦克装弹时,所有乘员必须下车共同完成,我们在以往训练中只有炮手一人下车进行装填,或者等待保障组送弹,浪费时间还不符合战场要求。“这一点,俄军的方法显然更为合理”。

  一路捧着沉甸甸的奖杯回到营区的参赛队员代田财,比赛首日就是他开头车、打头阵,在接受笔者采访时,他表示还没有发挥出最好的水平,“率先登场,求胜心切,对现场环境不熟悉,影响了正常发挥”。

  此后,他们只能“练练体能,营区里跑跑步”。

  “坦克竞赛虽然是以比赛的形式举办的,但其中的许多理念直接对接战场,比赛中虽然没有战场拼杀那样残酷,但激烈程度也让我们闻到了实战的气息,它的意义不亚于经历了一场真正的战斗。”一直负责国内备赛训练的副旅长许卫国说。

“出国参赛既是一面镜子,又是一个参照”

  “比赛之初,对场地环境不熟悉,规则不了解,装备性能的适应性也没有把握的情况下,第一阶段排名靠后,第二阶段也不理想,情况令所有队员始料未及。一被超车就焦急,一焦急就忙乱出错,反而更加影响发挥。”王向东旅长回忆说。

  开幕这天,仪式因故推迟了一个多小时,中国军人用良好的军姿赢得全场尊重,虽然这把王向东急得够呛:“这么站着,一会儿怎么比赛!”

  首先是对训练理念的影响,该旅在正视装备差距的同时,也发现了训练标准和组训方式上的不合理之处。“就拿T72坦克来说,这型坦克经历了10多次战争的考验,先后改进了近20次,有时从发现问题到作出改进只需要一周时间。”出国保障坦克大赛的该旅高级工程师穆江超说。

参加坦克竞赛回国后,该旅没有召开庆功大会,但各种总结调研的会议开了好几场,他们集中研讨,集智攻关,总结经验,查找不足。

  开场的失利,没有动摇中国代表队的信心,参赛队负责人及时调整方案,终于在第三阶段的体能赛中赢得转机,在第四阶段的接力赛中发挥出色,绝地反击。

  更重要的是,中国军人发现:场地上满是石头,与在国内训练的道路和适应性训练时的赛场完全不同。

  随着装甲兵的技术含量越来越高,人才生成周期延长,一名优秀的驾驶员需要上百小时的实车训练才能熟练掌握各种驾驶本领,一名出色的炮手需要上百次的实弹射击才能练就过硬的射击技能。大纲规定的年度摩托小时和实弹射击量明显不够,为此,该旅加大了实车实弹的训练量,2014年全年,每名驾驶员完成的实车驾驶时间在大纲规定的1.5倍以上,炮手实际消耗弹药数是大纲规定的两倍。该旅还探索了“合成装甲突击群夜间整体制反演练”课题,获得总部和军区战法创新奖项,为装甲兵夜间战斗训练探索了路子。

“坦克竞赛虽然是以比赛的形式举办的,但其中的许多理念直接对接战场,比赛中虽然没有战场拼杀那样残酷,但激烈程度也让我们闻到了实战的气息,它的意义不亚于经历了一场真正的战斗。”一直负责国内备赛训练的副旅长许卫国说。

  据了解,此次出国参赛的队员中,除侯鹏、王春卫两名90后军官参加过美国西点军校“桑赫斯特竞赛”,其余10名队员都是首次走出国门,参赛队员中年龄最小的22岁,平均年龄26岁。“经过比赛的锤炼和炮火的洗礼,带兵人的经验更丰富了,参赛者也变得更成熟了”。

  作为第一个项目的第一个出场车组,809车驾驶员戴田财并没有注意,自己被后发车的俄罗斯坦克逐渐追上。

  “在前几年,‘开快车’会受到批评,如果因此出现训练事故,当事人肯定会受到处理,现在在做好安全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坦克长距离高速度机动已经成为驾驶训练的‘新常态’。”坦克驾驶员赵加新说,“处理好训练成本与训练成绩的关系,靠提高训练质量来促进训练安全,是训练理念的一大转变。战争是残酷的,只有平时多流血,战时才能少牺牲。”

首先是对训练理念的影响,该旅在正视装备差距的同时,也发现了训练标准和组训方式上的不合理之处。“就拿T72坦克来说,这型坦克经历了10多次战争的考验,先后改进了近20次,有时从发现问题到作出改进只需要一周时间。”出国保障坦克大赛的该旅高级工程师穆江超说。

  参赛队员刘子亮对外军的一些细节印象深刻:“哈萨克斯坦代表队的作风也很顽强,他们每天很早就起来连续冲百米;俄罗斯军队的少将还亲自采集计算数据,现场查看分析赛况。”

  一个转弯,他感觉到自己的坦克被并不剧烈地撞击,“一般路面还可以坚持,但是挤进石头后,履带很快就不行了。”

  其次是俄军装甲兵训练内容的设置对我们的组训方式产生了很大影响。许多军事迷都记得坦克大赛中坦克高速通过涉水池的精彩场面,在日常训练中,这一课目对装备和人员有很高的要求。“坦克钻进水里的那一刻视线被完全遮挡,如果此时油门控制不好,方向判断不准,极易出现驾驶事故。”特级驾驶员张越介绍,因此,这种课目“在往年很少训练”。

随着装甲兵的技术含量越来越高,人才生成周期延长,一名优秀的驾驶员需要上百小时的实车训练才能熟练掌握各种驾驶本领,一名出色的炮手需要上百次的实弹射击才能练就过硬的射击技能。大纲规定的年度摩托小时和实弹射击量明显不够,为此,该旅加大了实车实弹的训练量,2014年全年,每名驾驶员完成的实车驾驶时间在大纲规定的1.5倍以上,炮手实际消耗弹药数是大纲规定的两倍。该旅还探索了“合成装甲突击群夜间整体制反演练”课题,获得总部和军区战法创新奖项,为装甲兵夜间战斗训练探索了路子。

  “以往参加过很多对抗演习,但战场氛围无法模拟,哪怕是在跨军区演习场上,装备和人员之间的区分是靠标识牌分辨的,这次与各国不同面孔的对手较量,心理感受是前所未有的。”参赛队员李超林说。

  “坦克两项—2014”分为四个阶段。首先是单车赛,12个国家的36个车组被编为9个小组,20公里竞速,期间进行机枪、火炮射击。每次射击失利,都会被罚圈或罚时,最终以用时排名。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队坦克参加第四阶段接力赛,其余国家都使